一站

一个日常打卡的地方 没有其他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有很多富余的时间,不想花家里的钱、自己赚得又不多,这些看起来永远也消耗不完的业余时间也没办法用钱去消耗,就只好用来收拾房间。

每次收拾房间的时候心里莫名就会很安静,但是看着我把那些熟悉的衣物和自己从北方带到南方,就很唏嘘物是人非,时光不能回头。

这几年,生逢巨变时代,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从仰望、期待他人的时代,变成了时代主角,也因为这样,无数的文化产品带着各种各样的动机出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被动地再次审视自己的青春。

也是这几年,我越来越累,越来越所谓的忙,越来越没自己的事情,越来越带着目的与动机,越来越邋遢,越来越懒,越来越没时间面对自己的内心。

尤其是,越来越少的全面整理自己的物件。整理的时候才发现,买的衣服多,穿的就那几件;很多东西不是整理换季,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买的;还有那些严重带着时间记忆点的东西,因为天气、因为储存方式不当,即便当时对自己承诺要保管一辈子,它也坏了,我现在也想扔了。

最近连续接触了很多很甜的事情,多年感情有了结果,喜欢的电视剧有了喜欢的结局,动态壁纸的2018系列很暖很炫很明媚,听一些行业人士说的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心里也莫名安心很多(当然最近也遇到了个别智商欠费的专业添堵人士)。

于是这个周末我懒踏踏地磨蹭到晚上,开始准备收拾换季衣物,俩外甥被他们奶奶带出去玩,客厅里不再放动画片而是《你好旧时光》暖到爆炸的最后一集。带着以上的情绪,在这样的氛围下,我忽然翻到了大学校服的裤子。

而大学校服的上衣,去年因为破了个洞,被我扔掉了。

不知道是最近忆青春的影视作品太多,还是接触的小朋友太多,我总觉得自己真的不年轻了,真的变成了电影里那种“多见之后”的人。

《致青春》是我看的第一部国产忆青春题材的电影,当时电影里那些遗憾、那些促成悲剧的固执与纠结,我当时都在心里暗自发狠:我,是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没出意外的是,我变成了那个样子。

只不过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很多东西还能触动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算是未全麻木的表现吧。

有一件事特好玩,我现在能回忆起青春里所有美好有趣的事情都与学习无关,而在这件事情我也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我当年也没有把过多精力放下学习上。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