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战

一个记录

我想过无数次再次见面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此刻这种。这么平淡,这么戏剧又不戏剧,这么赤裸,这么真实,这么风过无痕却又各自惊涛骇浪。

不能因为不认同或看到消亡轨迹就不去了解。要去了解。

要,安静下来。放心下来。

要兼收并蓄。

吃完午饭睡得迷迷糊糊,下午醒来,回完信息,插科打诨一番,看家里没有新鲜食材,下楼买了把生菜,回来煮面、下菜。清水煮面没滋味,剁了蒜泥配香油,面出锅时又添了几片火腿。

雨后的秋冬南方,不冷不热,但被这一口热食烫得虎虎生风的胃反馈出一种莫名满足感。

饭后困,坐在阳台上发呆,云在天上像打在汤里的蛋花,似分似合,牵扯不休。

昨天听了一首歌,忽然坚信,传统侠义元素一定会回归;

大洋哥说字体侵权的事情,我也没以前听到一些事就草木皆兵的状态;

做完的事情好多,没做完的事情也好多,急还是急,但好像有一点点慢下来的勇气了;

往前走吧。

涂青山和涂向烟的故事是这样婶的:

上半年我给这故事取了好几个名字,最后记在心里的名字是《江湖又雨》,嗯,看名字就知道是个很俗套的江湖故事了。

编这故事的原因算是可爱,上半年我和夜大双双处于非常背但又在迅速自愈的过程中,在这种情绪下,有一种创作的旺盛欲望无处消解,于是我们俩就开始编故事。

我说写个双男主的故事,然后把她最喜欢的一个艺人人设写成男主妹妹,给她过瘾。写到中间,写不下去了:我对中国武术和江湖门派的那一点点了解,要想支撑起这个故事的核心线很难,恐怕最后会写成爱情小说,没了江湖儿女的气质,最后作罢。

但实际上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故事背景就是很乱老打仗那种朝代(不是宋朝就是五代十国了,再往前虽然也乱,但是江湖还没萌芽,没得写)。

涂青山和涂向烟是兄妹,他们的父亲打赢了一场不该赢的仗,于是在皇帝的授意下被皇帝宠臣诬陷成通敌叛国的贼臣,问斩之际,又被朝廷主战一方的大臣找到力证脱罪,但还是落个抄家流放的罪名。

涂青山与涂向烟那时十几岁的年纪,不在流放之列,便去往涂家世家好友所在门派避难。这个门派是个名门正派,假正经那种,但是没想好名字,现在先叫假正经派吧。假正经派的二把手谭正是涂家的世交,刚巧就在涂父身陷囹圄期间不知所踪,所以涂家兄妹虽然得以在假正经门派中落脚,但也受尽白眼、遭人欺凌。

好在有谭见雨。谭见雨是谭正的独女,长涂青山三岁。她对涂家兄妹好并不为了世交之情,而是因为她认为自己父亲的失踪与涂家有关。

原来谭正身在江湖,确实兵部派往江湖收集情报的官籍探子,救了涂父的证据就是谭正提供,如果谭正不在此后隐匿起来,便会成为主和一派朝臣的追杀对象。这些事谭见雨从来不知道,直到父亲失踪,她通过自己的追查找到了父亲供职的组织,阴差阳错,也参加了这个组织,成为朝廷探子。

涂青山在假正经派的主要任务有两个,练好武功,为后文他成为大侠做铺垫;第二点就是在假正经派爱欺负阶段认识好兄弟江寒叶,并成为江寒叶和自己妹妹涂向烟的红娘。

涂青山是个正儿八经的无趣好人,人格上没有BUG的那种好人,谭见雨是有着玲珑心的通透人,见惯江湖、看管炎凉的冷血人,在追查自己父亲下落、打探涂家底细的过程中,爱上了这个让人有安全感的小少年。但小少年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才能重振家风和养活自己和妹妹,直接关掉了爱情开关。于是姐弟暗恋线索开始。

另一边,涂向烟和江寒叶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和哥哥涂青山老实巴交的性格不一样,涂向烟是有仇必报的人,在假正经派别的没学会,一手制毒本领快要出神入化。哥哥在苦心孤诣练习武功,想要从正道为父亲讨回公道,涂向烟想的只是毒死他们的仇人就好了——因此她也在找陷害自己父亲的人,因为这条线索和谭见雨寻夫线索相同,于是小姑子和嫂子有了互相深刻认识的机会。

而谭见雨和涂向烟在追查各自想要的秘密的过程中,发现了朝廷的秘密,最大的通敌叛国人是皇帝。但是二人想不通的人,举国武将都主战,想要通敌的皇帝是通过什么方式把信息传递出去并执行的呢?答案在涂青山和江寒叶那条线索上。

江寒叶因为喜欢涂向烟,于是总赖在假正经派不走,因为他家是开兵器山庄的,兵器特供兵部,同时还兼顾江湖上的兵器生意,有权有钱,假正经派的人也不敢为难这位少庄主。少庄主只对兵器感兴趣,虽然武功家学不弱,但懒得吃苦,于是便指点涂青山练功,涂青山之父是军人,其又有抱负在心,武功居然后来居上。两人在门派内部、外部的各种比武大会上出尽风头,在比武的过程中,二人发现,江湖上盛传的比武救国是个谎言——大家比武并不是为了选出高手去打仗,而是选出来这些高手以打仗之名去各地敛财。久而久之,比武变成一桩生意,所谓的高手也都是买出来的,二人一路比武下去才发现,江湖门派之斗根本不是武功比较,而是利益斗争。

而最大的利益就是,像假正经这种看似武学渊源实则现在内部已经溃烂到不堪一击的名门正派之所以还能存活,是因为皇帝需要他们传送通敌信息,必要时还要伪装成敌国军队残害本国兵士。所以此类名门正派无需日日苦练武功,只需运用好阴谋诡计即可。至于皇帝为何通敌,只因他自己手无缚鸡之力, 恐挟制不了武将,便希望两国长久争斗,武将无法脱身便不会出现有朝一日逼宫的危机,只要打不到京城,他还能安坐他的皇位。


在四个人在两条线索上快要把整个江湖的阴谋揭穿时,主和势力的奸臣发现了四人组。分别从门派、探子组织、兵部像四人施压,于是,涂青山被废武功、兄妹二人被赶出门派,谭见雨与父亲变成通缉犯,兵器山庄不再成为兵部独家供应商、老庄主气死,江寒叶从富二代变成破产青年。

四个人养伤期间,涂青山想明白自己要光复门楣的心志既自私无聊、又与国家无益,想通之后放弃;谭见雨得知父亲还在人世,虽不能见面,但心愿已了,此后何去何从可只凭自己心意;涂向烟还是想要报仇;江寒叶是真的热爱武器打造,无论是不是富二代都还是想把兵器做下去。沉寂三年后,两国大战,本国溃不成军,敌军直逼京都,此时,皇帝才想要真的战斗,然后无论是兵部还是江湖,都不堪一击。

于是涂青山、谭见雨、江寒叶重新得到重用,涂向烟乐得自在,继续寻找仇家。

此间便是东山再起、人情冷暖的故事,最后便是涂青山和江寒叶纠集了一批江湖侠客做为先锋,屡战屡胜,虽不如朝廷大军有驻扎和震慑的作用,但也让敌军不可小觑。就在情势大好的时候,涂向烟找到仇家并把他毒死,毒死的人是皇帝的亲弟弟。

皇帝震怒,一定要杀了涂向烟,看在涂家有功且江寒叶江湖地位显赫的份上,便承诺给涂向烟一个体面的死法——让她以公主的身份与敌国和亲。两军交战正酣,谁去谁死的节骨眼上,皇帝此举意图明显不过。

涂青山本可以拒绝,但如果此时引起皇帝猜忌,举国军情便会有变,在妹妹和江山面前,他选了后者。

涂青山以为自己瞒住了江寒叶送自己的妹妹去送死,但谭见雨和江寒叶又瞒着涂青山把妹妹救了回来——二人把涂向烟送到谭正处,藏了若干年。

许多年后……

两个结局:

1.皇帝死了,家国清明。

2.狡兔死走狗烹,涂青山等又要被落井下石,只不过这次他们逃得快,全身而退,三人与涂向烟、谭正团聚。


四个主要人物的名字:青山,见雨,寒叶,向烟。连起来就是,青山见雨,寒叶向烟,有一种,柳暗花明之后又是一叶孤舟般的无所寄托身世缥缈之感——大概人生就是这样吧,你以为会是停靠的一站,结果又是离散,你以为会是一直漂泊的磨难,却似乎找到了上岸的入口。


其实最开始就想写,一个人拿了最差最差的牌的时候,要怎么输得不那么惨烈。

但是确实是对江湖事知之甚少,也不能直接抄查先生的,所以作罢。

当时写好的几个片段,希望日后有积累到可以写完这个故事的那一天。


https://shimo.im/docs/ouH6cvkRjDI1yQZ8

https://shimo.im/docs/jvXpwdDXXsMZpiZ1








在云村看到一首歌,作者在下面评论,说感谢你们的支持让我可以继续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而不是屈从市场。


不喜欢这种撒娇式的追求自我的方式。


世界就是这样,客观存在就是这样,所谓世人铜臭所谓现实残酷所谓市场无情,不过是技不如人的感性宣泄短语。


如果市场在华山论剑,我就用独孤九剑打败你,然后回去练我的逍遥游——我不屈从你,只是因为我不喜欢,而不是我意识到我屈从你之后可能在你的领域里打不过你。专业性的内容er,应该具备这种勇敢和技术底气。


自勉。

拍肩。

啊,好想找个人大醉一场,或者找个人软软地抱一下。

可惜,前者身体不允许,后者心理不允许。

中午接到小丽电话,聊了很久很久很久,聊完之后像和人打了一架一样。

总归一句话,就算所有人都说不可能,我也想要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