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

一个日常打卡的地方 没有其他

它们无法消失,那我们就做朋友吧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这本书,我是2015年知道的,2016年入手,2017年看了第一篇,今天又拿了起来的一本书。

2015年是我最迷茫的时候,2016年是我迅速更新自己知识结构的时候,2017年是我最焦虑不安的时候,2018我还没有想好定义它的词。

这也就解释了这本好书这几年于我为什么是这个阅读关系。

翻到吴晓波对于自媒体理解的那一章,他说自媒体中透漏出新世界尖锐的齿牙,你如果不想被它生吞就骑在它的背上;他说微博像喧闹的广场,但公众号体系却像有着各类门牌号的大厅,每个人按兴趣进入房间……

他说的这些,我同意,我也对自己说过,然而那是我在新媒体领域里贴着地皮一次次去实践一次次去碰壁之后撞出的小小心得。

如今我可以很骄傲地说,原来当年我想的没有错。可是我也有一点委屈,为什么对的事情我却坚持得那么难过,为什么没能让我早一点看到这样的哲思,这样正确的激励。

忽然就想起网易云一首特别特别美妙的音乐下的热评:这样的歌你是搜不到的,你只能等。

这样的智慧,买不到搜不到甚至等不到,我只能等我真的有了去触碰那类智慧的敲门砖。

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对十年前十八岁的我说一句话,我就很想说,你就按照这样走下去,坚定地走下去。

那天我忽然明白,我恐惧的是不知道“变化”什么时候开始,我焦虑的是不知道这“变化”何时会结束。想通之后又苦笑:

它,一直在开始,且永远不结束。

既然你们无法消散,那我就把你们吃进我的身体里,让你们以最适配我的方式存在我的生活里。

那就,下次

还能更乱

今天放假的我,看了一个文件夹的参考资料,写了一个全案,写了一个七夕海报文案,更新了一章同人文,我可真么勤劳。

我什么时候能做出那种业内都在打听怎么挖我的无敌内容啊……唉。

这世上,最贱最贵,都是人心。

我特别服我自己的地方就是,每次都能从上火变成发烧。窝在房间里没出门的第三天,一屋子吃剩的碗碟和药,好乱好烦。

那些困惑,我曾经也激烈地纠结过啊。只是我怂了,不酷了,自洽了。可我仍旧还念那个和生活较劲的自己,虽然又臭又硬,但一身硬骨头,再怕也不回头。